成功登陆美股一个月后,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又有了新动作。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FF旗下法法汽车已在珠海联合办公场所内办公,但没有对外展示公司名称及门牌信息,且无任何信息指引。FF 珠海公司负责人称:FF 在上市融资之后公司已有足够运营资金,并且与当地国资的合作仍在继续,未来 FF 将在中国多个城市运营。

另有消息显示,FF量产在即的首款车型FF 91已于8月23日在美国完成3653公里长距离道路测试。FF官方公布的照片中,贾跃亭与毕福康开香槟庆祝。

在长达3653公里的测试中,FF 91完成了长距离实际路面测试以及包括电池和动力总成部件的耐久性测试。而在未来几个月的时间内,或将有更多FF 91预量产车下线,进行测试、研发和车辆升级,为2022年的交付做好准备工作。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在美股掀起史无前例的SPAC交易狂潮之际,包括FF在内的大量新能源汽车初创企业通过寻求与SPAC公司合并的方式登陆资本市场,旨在快速解决资金匮乏等问题。

与此同时,SPAC公司也在不断寻找新的投资方向,眼下正热的自动驾驶技术即是其中之一。但值得一提的是,上市程序更精简、审查标准更宽松的SPAC模式在受到青睐的同时,也令不少业内专家担忧。

股本集团投资(Equity Group Investments)创始人Sam Zell认为:“SPAC热潮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猖獗的投机行为’,让人联想到上世纪90年代的网络泡沫。”

“上市解决了FF最大的资金问题,是FF一个新的起点。” FF创始人贾跃亭表示,成功实现上市后,FF接下来会全力以赴实现12个月量产交车。据FF官网显示:其全球限量 300 台的 FF 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 ”现已全部售罄,

但需要注意的是,狂奔在量产之路上的FF或未能继续赢得资本市场信赖,在上市仅一个月后,其股价已近乎“腰斩”。截至美东时间8月26日收盘,FF(FFIE)股价报8.98美元/股,下跌2.5%,距其每股16.47美元的历史股价高点已下跌45.5%,公司总市值在37天内“蒸发”约16亿美元。

在业内看来,包括FF在内的SPAC方式上市的公司,虽然其自身普遍具有发展潜力,但其未来仍面临较大不确定性,这也导致其股价极易出现震荡。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LLC分析师Kennedy就曾公开表示,尽管电动汽车行业有很大潜能,但是很多相关公司完全未经验证,投资者很难了解这些公司赢得消费者或者是规模生产的能力。

“我们今天看到SPAC关注的公司有点像创业投资,因为其中很多公司都没有营收,也没有正向现金流和收益,更像是个通过SPAC公司进行的创业投资。不是所有的SPAC公司都是好的。” Round Table Wealth Management的首席投资员Robert Davis说。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冲击,各国央行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向金融市场释放了大量流动性资金。得益于此,通过与SPAC合并上市成为许多企业寻求快速IPO的途径之一。

开源证券发布的报告称,SPAC宽松的上市条件可帮助难以达到传统IPO门槛的企业实现上市。从现行的美股IPO上市标准来看,一些有高增长预期但短期兑现难度较大的企业难以通过传统IPO上市。而这些公司若通过SPAC合并上市,只需在获得SPAC股东的批准后,在4个工作日内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递交一份8-K表格,该目标公司就能够成功上市。

与传统的IPO相比,SPAC通常为私人公司提供更高的估值,更少的股权稀释。此外,由于SPAC是一个没有实质业务的纯现金壳公司,其财务审计非常简单,且监管层对IPO的审核也更为高效,同时SPAC上市不需要传统IPO中通过多轮路演定价,上市成本更低。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迄今,SPAC共进行了412宗IPO交易,筹资1210亿美元。其中,医疗保健、金融技术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占比较大。

分析认为,由于自动驾驶汽车行业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行业,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同时叠加汽车行业向电动化、智能化方面转型,通过与SPAC合并能为其提供快捷的上市融资途径,有关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也成为过去一年SPAC交易狂潮中的主要并购对象。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目前已经或准备上市的有关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中,绝大多数公司都选择了SPAC方式,而像图森未来这样通过传统IPO上市的公司在其中的占比较小。

除了有关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外,不少电动车企业也通过与SPAC合并上市寻求快速IPO。比如,Faraday Future(FF),以及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Lucid Motors、Xos和Arrival、Lion Electric等多家初创企业,均选择了这一路径。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段时间有关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和电动车企业SPAC上市的火爆,还提升了整个移动出行领域的表现。

根据海投全球此前的研究,由26家与SPAC合并上市的移动出行公司构成的移动出行SPAC指数(Mobility SPAC Index)在2020年下半年产生了77%的回报,远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总回报率和纳斯达克100指数的总回报率(分别为22.2%和27.4%)。

值得注意的是,得益于资本市场整体对于自动驾驶行业的热捧,加之企业的大肆宣传,许多有关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在刚刚完成合并上市后股价均出现大幅上涨,但随后则会出现大幅回调,多数此类公司目前的股价都低于其IPO时的股价。

有观点认为,这些公司股价回调与其自身的经营有着直接关系。目前借道SPAC上市的自动驾驶技术相关公司基本都是初创企业,并未真正将产品投入生产销售,盈利还遥遥无期。同时,股价回调也透露出投资者对一些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持严重怀疑态度的信号。

据了解,在通过SPAC方式实现上市的过程中,有两个IPO事件:第一个IPO事件发生在发起人创建SPAC,投资者购买SPAC股份的时候;第二个事件是与一家私人公司进行合并。在这两个事件之间,可能会有很多变化,会影响SPAC投资的风险范围。

“SEC发现,有更多证据表明SPAC类投资活动存在风险。”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代理主席Allison Lee曾公开表示。

基于此,今年以来美国加强了对SPAC交易的监管,也给通过SPAC上市的企业股价造成了负面冲击。今年4月,SEC方面表示,SPAC向早期投资者发行的认股权证需被归入负债,而不是股权工具,这使得SPAC上市热潮极速降温。同时,有迹象表明,SEC将在未来更严格审查SPAC活动。

相关数据显示,追踪合并交易完成以前市值最大的50个SPAC公司的CNBC SPAC 50指数今年以来已下跌4%。而追踪合并交易完成后市值最大的SPAC公司的CNBC SPAC Post Deal Index指数今年以来则下跌了约10%。

此外,美国加强对SPAC交易的监管,还使一些自动驾驶初创公司通过与SPAC合并上市的计划延后。此前,有消息称,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小马智行(Pony.ai)已暂缓通过SPAC以120亿美元估值赴美上市的计划,但公司仍希望赴美上市。

对此,小马智行方面表示:“公司并未确认过上市计划抑或上市时间线,目前自动驾驶行业处于快速发展期,小马智行发展非常健康,对市场消息不予置评。”

“我们今天看到SPAC关注的公司有点像创业投资,因为其中很多公司都没有营收,也没有正向现金流和收益,更像是个通过SPAC公司进行的创业投资,不是所有的SPAC公司都是好的。”Round Table Wealth Management的首席投资员Robert Davis说。